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姚滴珠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07:11:02
明朝万历年间,徽州府休宁县荪田乡有个姓姚的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滴珠,年纪才十六岁,生得如花似玉,美冠一方。父母两人都健在,家中又很有钱,对滴珠非常宝贝,娇养过度,古代的女子到了十六岁,便是出嫁的年龄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父母便托了个媒婆,找了个邻县屯溪乡的大户人家潘甲给她作丈夫。媒婆是古代一种很特殊的职业,她们一定要把双方的亲事说成了,才能拿到赏金。所以,她们经常把丑汉说成美男子,把穷光蛋说成是大富豪。这屯溪乡的潘氏,虽然是大户人家,却是个破落户,家道艰难,外面好看,内里却很困难,男人须要外出经商谋生,女人须要缝补浆洗,挑水做饭,没有一个可以吃闲饭过日子的了。这个潘甲,虽然也是个秀才,样貌也长得不错,但是,因为家境所迫,早已弃儒为商了。潘甲的父母对待媳妇又很狠毒,动不动出口大骂,毫不留情面。滴珠的父母误听媒婆之言,以为潘家是户好人家,把一块心头肉嫁了过来。滴珠和潘甲两个人,少年夫妻,倒也挺恩爱。祇是滴珠看见公婆这般暴戾,家庭又贫困,心中很是失望,经常偷偷掩面流泪。潘甲也晓得她的意思,祇好用一些好话来安慰她。两人都喜欢,事情就好办了。当下谈定了价钱,谈定了成亲的日期。到了成亲的那一天,吴大郎果然打扮得更加风流潇洒,来到汪锡家中成亲。他怕人知道,也不用宾相,也不动吹鼓手,只是托汪锡办了一桌酒,请滴珠出来同坐,吃了进房滴珠起初害羞,不肯出来,后来被强不过,勉强出来略坐一坐,又找了个借口,走进房去,扑地打灯吹熄,先自睡了,却不关门。吴大郎随后走入房中,坐在床边,亲热地把她拥过来,轻吻地的嘴唇……她的身子就软下来,头枕在他的肩上。吴大郎又轻吻她的脸,她的眼睛也闭上了。吴大郎把她揽入怀中,她好像一只柔顺的小猫似的依偎看,吴大郎吸着她的香气,触看她柔软的肉体,他的手轻轻沿着她的腰而上,按在她的乳房上……吴大郎玩了一会儿,才伸手解开她的钮扣……两座雪白的小峰,不是丰满,而是小巧。吴大郎的吻落在那珊瑚色的尖峰上,她的身子就扭动起来……她的喉咙也开始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她仍然闭着眼睛,让吴大郎把她全身的衣服,都脱得一干二净……她全身都是白的,草丛间已经有了朝露……吴大郎也飞快除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便跨上了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在他的轻抚和轻吻之下扭动得更加厉害,直至她不能祇满足于外表的爱抚了,而他也一样,于是他不用手也不用吻,而是……她的嘴巴张开了,吐出轻轻的“呀”一声。就像有所接受之后,空气就给逼了出来似的。当然实在不是这样,这不过是一种心里上的反应而已,得到了满足之后,便不由自主地发出来的一声叹息。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她的反应仍然是不太强烈,不过则是一步一步地增强,直至引到了一个高峰,便抖颤看放松下来了。她的第一个高峰似乎是很容易达到的。跟着,休息了一阵之后,他又把她带上了第二个高峰,这一次很慢,很慢,但却是特别强烈……从此之后,姚滴珠便死心塌地,做他的吴夫人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