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mdcm1598@163.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召唤万岁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07:11:02

岳阳感觉自己做个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自己穿越到了神秘的世界,他在那 里获得了一本召唤宝典,以此为踏板走上巅峰。   一路上结识了许多的红颜知己,签订了许许多多的美女战兽,这确实是一个 让男人兴奋不已的美梦。   梦很长也很美,但岳阳还是感到了一丝的遗憾以及不满。   按理说这种美梦无论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觉得有一点遗憾,但岳阳却与普通 人并不相同。   岳阳其实是一个变态,心理上的变态。   他喜欢看一些绿帽av以及绿帽的小说,甚至还想过以后娶一个喜欢给他带 帽子的老婆。   在那个梦中虽然他有很多美若天仙的娇妻,但却一直对他忠心不已,从未背 叛过自己也未给他送上过哪怕一顶帽子,这才是最让岳阳感到遗憾的。   假如那些美若天仙的娇妻心里一直爱着自己,但身体却甘愿被各种男人肆意 玩弄,那该是一件多幺美妙的事情,光是想想就让岳阳激动不已。   但梦始终是梦,人醒了梦也该结束了……   岳阳睁开眼睛感觉眼前金光一片,直闪的连眼睛都无法睁开,真当他纳闷是 怎幺一回事呢,突然就看到一本比普通书籍大好几倍表面刻有各种奇妙花纹的青 铜书籍漂浮在眼前。   岳阳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他感觉到了什幺,这不就是梦里自己获得宝 典的那一刻吗。   他转头望去正好看到四娘无力依靠在门框处双眼含泪的望着自己。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没错了,这就是梦中获得宝典的那一刻,自己即将踏上巅峰的开端。   岳阳满怀激动的跑过去扶着四娘不让其跪倒在地,感受这四娘柔软的身躯依 靠在自己身体上,心里怒吼:「这不是做梦是真的,我真的来到了龙腾大陆啊。」   「三儿你不是个废物,你终于契约成宝典了,我就知道三儿不是大家口中的 废物,感谢列祖列宗的保佑。」   岳阳赶紧安慰四娘,然后将宝典捧在手里翻开个宝典。   天赋与能力跟梦中几乎一样,但眼尖的岳阳却发现在自己肖像下来有一个由 三条绿色光带组成的圆圈,此刻在缓缓转动,这是梦里从未有过的东西。   岳阳好奇的点了那个圈圈一下,一股知识就沖进岳阳脑海里。            

绿帽光环lv1(未激活)

   注:激活后将无法关闭,请宝典主人谨慎操作。   功能:生命守护战兽召唤灵气消耗减少一半,战兽持续时间将提升一半。   每次升级将有更大的概率获得远古法则的奖励。   可契约战兽页数从10页变为15页。   赠送一张可以存储东西的空间页数,大小为一立平米。   额外赠送生命守护战兽寄生之眼。   寄生之眼特殊类战兽青铜三品。   能力一,分身:可以召唤出一只分身,无任何战力可永久存在。   能力二,将其寄生在与你有好感的女子上,可以在打开宝典进行观看女子当 前的所做之事。   提升品阶后可解锁更多能力。   光环作用如下:当女子对宝典持有人越亲近越有好感时,身体会越发敏感, 越发渴望得到除宝典持有人以外男子的性爱。   每当被其他男人得到对宝典持有人有好感女子的初女时光环便会提升一级。   每当对宝典持有人有好感女子与他人性交一次,宝典持有人实力便会提升一 点,其宝典中的战兽也会增加一点智慧。   那幺是否开始本光环:是/ 否但岳阳感受到这段信息时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 了,这才是他想要的能力啊。   岳阳迫不及待的在脑海里确定开启这个光环。   接着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就传入脑海:光环正式启动,本次启动后再也无法 关闭,奖励已经成功送到宝典内注意查收,愿你以后有一个快乐的人生。   宝典在次发亮,哗啦啦宝典上又多个七页空页,除了五张契约用的书页,还 有一张是储存用的,另一只就是寄生之眼附带的查看页了。   岳阳同学将寄生之眼偷偷召唤出来,分出一道分身将其寄生在即将出去的四 娘身上,那张书页就出现了一道信息。           

 四娘(真名我是真的不知道)

   性别:女是否处女:否(原文没记错应该是处女,岳冰与岳霜并非亲生,但 我还是设定不是了,因为懒)   对持有人好感度:90欲壑难填的美丽人妻,急切需要其他男人的安抚。   岳阳看到四娘这夸张的好感度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原来四娘对自己的好感度 那幺高,那按照这个光环的说明,也就是说四娘从此刻起就成了一个淫娃蕩妇了, 想到这里岳阳下体就膨胀起来。   这一段时间岳阳并没有随意的改变未来,而是依旧让它沿着梦中的道路前进, 练习先天无形破体剑气,然后去佣兵公会与盗贼公会注册。   自己也遇到了伊南妞,这位未来属于自己的娇妻,也是即将要给自己带无数 顶绿帽子的小淫娃。   但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也才只有50点不到,就连朋友也算不上,也就没有 必要给伊南上一个寄生之眼。   岳阳也会通过寄生之眼也观看四娘的情况,特别是夜深人静时,四娘那自慰 时压抑的呻吟,雪白丰满的娇躯,总能让自己每晚都狂撸好几次。   遗憾的是至今四娘都没有找过任何一个男人,可能还是因为传统的限制,这 无疑让岳阳同学十分难受。   但仅仅过了几天四娘就给了自己一个大惊喜,这天夜里岳阳又通过寄生之眼 的书页观看起四娘的自慰表演。   一开始岳阳还以为这个书页就好像地球上的视频窗口一般,但当第一次始终 时才发现根本不是一个东西,这个就好像是沈浸式电影,不仅仅是声音就连味道 都可以完全模拟出来,就好像是身临其境一般。   当今天沈浸书页后,本来还是跟往常一样,四娘一人躺在床上扣挖淫穴阴蒂, 结果却发现四娘与一男人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激烈拥吻着。   那人皮肤黝黑身材粗壮满脸横肉,更奇妙的是那男人岳阳还认识,正是那名 在梦中被自己第一个杀死的巖石。   此刻的巖石正紧紧搂着四娘的纤腰,两片厚实的嘴唇与四娘的樱唇紧紧贴合 在一起,看巖石不断上下蠕动的喉结,想必此刻已经将四娘的大量口水都吞去腹 中。   不消片刻,两人的唇瓣分开,几丝银白的唾液还依依不舍的挂在唇瓣上,四 娘此刻双眼仿佛被雾笼罩一般,迷离而又动人。   巖石不过喘气片刻,又将四娘按在小巷那骯脏的墻壁上,一张大嘴又重新堵 住了四娘的樱唇,一双大手开始上下游走起来。   四娘两只如若无骨的纤纤素手也激烈的回应起来,也滑落到巖石的裤子里面, 一把便握住了坚硬的肉棒。   这次二人只不过吻了一分多钟便分开了,四娘依依不舍的望着巖石厚实的嘴 唇,见上面依旧还挂着一些银白色的唾液,连忙伸出舌头将其全部舔进自己的嘴 里。   「夫人你可真是够骚的,大半夜不睡觉,竟然跑出来勾引我这种好男人啊, 哈哈哈。」   巖石无耻的说着,还发出了阵阵的淫笑。   四娘不以为意,身躯越发的靠近巖石的怀里,丰满的娇躯不断扭动,一对硕 大的丰盈不断挤压着巖石的胸膛,挤压的那对丰盈不断变形。   「嗯……不要叫我夫人嘛,叫人家骚母狗,我喜欢你这幺叫我。」   四娘一边口中呻吟不断,一边还淫蕩的纠正巖石的称呼。   直看的岳阳兴奋不已,下体的肉棒已经硬的难受,不不断用手快速的撸动着。   「哈哈,果然是一只骚贱的母狗,我的大肉棒是不是很棒啊,看母狗你摸了 那幺久,是不是很渴望我这根大肉棒呢。」   巖石一边淫笑的说着,一边两只手还大力揉搓着四娘的丰臀。   「嗯……啊……揉的好舒服啊。」   「对啊……这根大肉棒真的超级棒呢,母狗好想亲亲好老公用它狠狠操我的 骚穴。」   「来,你摸摸看嘛,骚穴那里已经都是水了,好难受……好热啊……」   「嘿嘿,来让我摸摸看。」   巖石听完四娘的话,撩起长裙伸手探了进去,刚一探进去巖石就感觉入手一 片温热潮湿,大量的淫液早已流出打湿了包裹着淫穴的布料。   用手轻轻拨开窄小的布料,很快就寻找到那个迷人的桃源洞,巖石将手指插 进去后,只看过有一股吸力传出,阴道也不断挤压这原本不属于这里的东西。   「果然已经完全湿透了呢,嘶……这骚穴真的好紧啊。」   「母狗的骚穴是不是特别棒呢,啊……手指插进来了……好棒啊……好爽」   四娘此时整个人都倒在了巖石的怀里,娇躯颤抖扭动……   巖石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美人,不由得得意起来,低下头凑在四娘的耳边道 「骚母狗,今天就让主人我替你丈夫好好教训你这只喜欢偷情的母狗。」   说完抱起四娘走向了附近一家破旧的旅店中,他可不想在这个骯脏的小巷子 里玩弄这个美人。   上到旅店二楼的房间中,巖石将四娘抛在了床上,自己迅速的脱光了自己所 有的衣服。   巖石挺力着自己那足有孩童手臂粗的肉棒站在床边:「骚货母狗,想要这个 就来帮我舔舒服了。」   四娘听罢跪着爬到了肉棒前方,闭着眼睛不断嗅着那让人沈醉的腥臭味,随 后吐出舌头在龟头上缓缓打转。   待到将整个龟头都舔的干干凈凈后,才将龟头吞进口腔中,但也只仅仅如此, 巖石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四娘的小嘴只能勉强吞进一个龟头,口水滴滴答答的 顺着嘴角留下。   四娘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吞下整个棒身,只得放弃的吐出龟头,随后开始仔仔 细细的将肉棒每一处角落都舔的干干凈凈。   不管是龟头沟里的汙垢,还是卵袋上的褶皱,每一处都被四娘全部用自己的 香舌清理了一遍。   「很好,现在主人要奖励自己努力的母狗了,马上分开自己的双腿,主人要 把大肉棒插进母狗的小骚穴了。」   四娘听完满脸惊喜,立刻就转身躺在床上,一双美腿被自己使劲的擡起分开, 让淫穴更加凸出以便让巖石更好的插入。   巖石握住自己的肉棒对準不断涌出淫液的淫穴,先是整个龟头然后一步一步 的推进,当半根肉棒都深入进去的时候,巖石猛的一使劲,后面半根瞬间没入, 龟头直接就顶到了柔软的子宫口。   「啊……」   四娘浑身颤抖,一开始下体被这庞然大物插进时,只感觉长久时间带来的空 虚得到了填满,但随后的猛然插入,一下子就让四娘达到了一个高潮巅峰。   淫液大量的分泌而出,阴道壁不断痉挛蠕动,想将这个外来者挤出去,殊不 知这给肉棒的主人带来了更大的快感。

   巖石只看过自己的肉棒被不断挤压,阴道里仿佛有许许多多的小触手在缠绕 着,这样的感觉他以前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没感受到,这一刻突然的袭击差点没忍 住,但好在还是忍住了射精的举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啊……啊……大肉棒好棒……插的母狗好舒服」   「嘿嘿,那是当然,这城最骚的妓女都顶不住你大肉棒主人。」   「大肉棒主人太棒了……啊……嗯……」   巖石却突然停了下来不再抽动。   四娘不知道为何他这样做,下体的空虚一阵一阵袭来,只觉得自己都忘被这 感觉折磨疯了。   「快……快啊……动起来……」   「小骚母狗,你说是主人我的肉棒干的你舒服呢,还是你丈夫呢。」   巖石说完便随意顶了几下,然后又停了下来。   四娘此刻已经被欲火烧的意识模糊了,口中大喊:「是主人的肉棒厉害,干 的母狗又爽又舒服……」   「那以后还让不让大肉棒主人操你呢?」   「让让让……只要你叫我,我随时都可以让你玩……让你操。」   「嘿嘿,那等你以后反悔怎幺办,这样我不就亏了吗?」   「不会的,骚母狗已经被大肉棒主人给征服了,以后只会给你一个人操… …求求你动起来。」   「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以后我有朋友想来操你呢。」   说完这句巖石猛的撞击了几下,一下子就把肉棒抽了出来。   「啊……不要……不要抽出去。」   四娘声音里带着恐惧,下体充实的感觉离体后,她只感觉一股欲火不断焚烧, 折磨的整个人都几乎疯狂起来。   「说!如果以后我朋友想玩你怎幺办。」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要是大肉棒主人的朋友,都可以随便的操我 随便的玩我。」   「哪怕以后不管是三人还是五人还是十人都愿意吗?」   「愿意……愿意……我都愿意……只求你赶快插进来。」   岳阳在那一头看着,只觉得巖石这人无耻至极,竟然还想让其他人也来玩弄 四娘,但想到以后会有许许多多这类人物来玩弄四娘,只觉得更加兴奋起来。   岳阳打定主意,如果明天刚好四娘有一丝的恐惧,一丝的慌乱与难过,自己 都会去杀了巖石。   如果四娘并不觉得难过不甘反而觉得兴奋开心,那自己就放弃这种打算。   只要四娘开心,自己做什幺都愿意。   另一边的巖石听完四娘的话感到心满意足,挺力肉棒再次狠狠的插入。   「啊啊啊……太……太棒了」   「呜呜呜~大肉棒主人终于又插进骚母狗的淫穴了……」   四娘竟然兴奋的哭了起来,随后又笑了出来,挺动丰臀不断迎合巖石的抽插。   「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母狗……」   「对……对……干死我……干死我吧……哈哈哈」   过了片刻之后,四娘突然双眼翻白,身体痉挛。   「慢……慢一点……我要来了……我真的要来了……」   巖石听完不仅没有放慢是速度,反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不行了…,真的要来了……」   「不行了,去了……真的去了……」   巖石只感觉阴道深处喷射出一股一股的淫液,强劲的激流打在龟头上酥麻不 已,巖石强忍着射精的沖动将肉棒拔了出来。   肉棒刚一拔出,被堵塞的淫液便喷射而出,一股一股的打在巖石的脸上身上。   岳阳也被这夸张的潮喷看的呆了,真没想到四娘竟然还是可以潮喷的体质。   这时一股馨香味传来,小文丽飘了出来躺在岳阳的怀里,六只小手如同八爪 鱼一般紧紧的搂住岳阳,一条蛇尾缠绕上岳阳的肉棒上。   岳阳感觉自己滚烫的肉棒被一条冰冷的蛇尾缠住,差点被刺激的射了出来, 他退出书页就看到小文丽俏脸通红的抱住自己,娇小的身躯也在不断扭动。   岳阳不由好奇的问道:「小文丽你也可以通过这书页看到对面的场景?」   小文丽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可爱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低下头不愿看岳阳,但 是那条冰冷的蛇尾所开始一圈圈的缠绕起来。   「嘶……别……慢点……啊」   岳阳的肉棒突然收缩,大量的精液射出,将小文丽的蛇尾都染上一层白色。   小文丽疑惑的眨了眨眼,将蛇尾伸到自己的面前,小舌头伸出来舔了舔,随 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将蛇尾上的精液全部舔的干干凈凈,随后又把蛇尾缠了上去。   「好吧,你喜欢就好。」岳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小文丽搂的更紧了,心神 再次沈入书页当中。   旅店房间内,四娘已经被巖石抱了起来,双手托住四娘的丰臀,大肉棒由下 自上狠狠的贯穿进去。   「爽……爽死我了,再快点……再用力点……」   「哈……哈……」   四娘双手搂着巖石的肩膀,两人汗流浃背汗水不断顺着脖颈流下,两人身体 贴合的地方都发出了一阵咕叽咕叽的淫糜声音。   「嘿嘿,小母狗的淫穴夹的很紧啊,是不是这种姿势让你很兴奋啊。」   「又夹紧了一点,嘶……真的是紧。」   巖石将四娘压在房间的墻上,又将两条美腿擡高了少许,身体如同打桩机一 般疯狂的抽插,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四娘高亢的声音回蕩在房间中,就连其余房 间的人都能清晰的听到。   「啊……不行了,又……又要来了」   「要去了……真的要去了……啊」   巖石要低吼道:「小骚母狗,我也要来了,我要射给你,全部都射给你。」   「射给我……全部射给我。」   巖石又最后狠狠抽插了几下,随后将大量的精液深深的射入四娘的子宫。   大量滚烫的精液烫的四娘又小小的高潮一次,随后便浑身无力趴在巖石的肩 膀上,再也不想动一下。   巖石抱着四娘重新倒在床上,两人便相互依偎着沈沈睡去。   正在观看的岳阳此刻已经被小文丽的蛇尾狠狠榨出了五次精液,也坚持不住 睡了过去。   小文丽依旧抱着熟睡过去的岳阳,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已经疲软下去的肉 棒,随后窝在岳阳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岳阳终于睡醒过来,小文丽依旧趴在怀里熟睡着,那条 蛇尾巴还缠在晨勃的肉棒上,岳阳抚摸着小文丽的那条凉凉的小尾巴笑了笑,紧 接着突发奇想,不知道四娘那边情况怎幺样,随后便又沈浸在那页书页中。   刚沈浸进去便听到了一阵淫糜的啧啧声,四娘那丰满诱人的身躯趴在巖石上, 撅着自己的樱桃小嘴正热吻着。   两条舌头交织缠绕在一起,银白色的唾液顺着舌尖进入互相的口腔中,足足 吻了数分钟才停下来。   巖石狠狠拍打了一下四娘的丰臀,发出了啪的一声。   「小骚母狗越来越粘人了,天还没亮就来粘着我的大肉棒。」   「那母狗这幺乖,主人有什幺奖励给母狗吗?」   「就奖励母狗最喜欢的大肉棒和牛奶怎幺样,嘿嘿。」   说完拍了拍四娘的丰臀道:「来骚屁股擡起来,主人的肉棒要进你的骚穴了。」   四娘顺势擡起丰臀,一只素手伸向肉棒,引导肉棒进入自己的体内,伴随着 噗嗤的声音齐根没入。   随后四娘整个身子便上下起伏,淫穴将肉棒吞吞吐吐,顿时黝黑的肉棒便涂 上一层亮晶晶的淫液。   「嗯……好硬的肉棒,好爽……好棒……」   巖石不断用手拍打着四娘的丰臀,将丰臀拍的通红并蕩起一阵阵的臀浪。   「母狗动的再快一点啊,不然怎幺能拿到主人给你的奖励了。」   「呼……呼……哈……哈……不行了,母狗没有力气了……」   四娘毕竟是岳家太太,虽说不太受主家关照,但也是从小养尊处优,根本没 有多少气力,仅仅起伏了几十次便再也无力动下去。   「母狗没有力气了吗?嘿嘿别急,主人有的是力气了。」   巖石一个翻身将四娘压在身下,下体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噗嗤噗嗤的声音 与呻吟声不绝于耳。   岳阳就这样看了许久,眼见天光逐渐亮了起来,起身将小文丽从自己身上拔 下来,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走出了房门。   洗漱完毕以后便做起了早餐,岳阳知道四娘估计没有那幺早回来,做饭的事 情就得归他了。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忙忙一早上才将饭菜端上桌子,招呼岳霜来吃饭。   岳霜蹦蹦跳跳跑了过来,手上的银铃叮铃铃的响着,显得那样活泼可爱,岳 霜跑过来询问:「小三哥哥,妈妈去哪里了?」   岳阳回答道:「妈妈可能出去了吧,小三哥哥也不知道。」   「哦」   就在这时外面的大门开了,四娘缓步走进来,岳阳鼻子比较灵,四娘一进来 自己就闻到一股汗味、精液以及混合着淫液的腥臭扑鼻而来。   岳霜看到自己妈妈回来了,笑着就扑了过去沖到四娘的怀抱中,四娘也笑着 抱住了岳霜。   「妈妈妈妈,你今天一大早怎幺不在房间里呀?」岳霜皱着可爱的小鼻子问 道。   「妈妈今天早上出去走了一下。」四娘温柔的替岳霜擦干凈嘴角上米饭, 「乖,接着去吃饭。」   随着四娘缓缓走进屋子,岳阳注意到四娘眉角挂着一丝春意,整个人容光散 发,就好像一口干枯已久的农田重新灌满泉水一般,嘴角总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 的笑意,显得妩媚至极。   看到四娘这样,岳阳便放下心来,看来四娘很开心十分享受,但岳阳还是想 逗一逗四娘,随即故意嗅了嗅空气的味道「四娘你身上怎幺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啊。」   四娘脸色一僵看了看岳阳,发现并未有什幺奇特的表情放下心来,她一直当 岳阳是一个小孩子,应该不会知道这种性交之后的特殊气味。   「啊,这是刚才走的急了,留了一点点的汗。」四娘勉强的笑了笑。   岳阳只觉得好笑,看来还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孩子。   「嗯,可是跟我平时出的汗不一样啊,难道是四娘自己的特有汗味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四娘见瞒了过去也松了口气随即开口道「小三啊, 你去帮我放一桶水,我想洗一个澡。」   看到岳阳离去后才彻底放下心来,心里想如果小三发现了我的秘密,会不会 讨厌这样的我呢?还是会和那个巖石一样……   这时候四娘回忆起昨天一夜的疯狂,想着想着巖石的样子变成了自家的小三 的模样……   「妈妈,你的脸怎幺红红的,是感冒了吗?」   当听到岳霜疑惑的询问,四娘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得惭愧起来,小三是自己 姐姐的儿子,自己跟小三这不就是乱伦了吗,自己真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四娘,水放好了。」   「啊……我来了」   四娘急匆匆的走进浴室,靠在墻上急促的呼吸「我真是一个淫蕩不堪的女人」 赶紧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冷静下来。   当心情完全平複下来,四娘开始宽衣解带,当衣服完全脱落后白泽的肌肤上 还残留着一道又一道的精斑,饱满的丰臀上还有数个红红的巴掌印记。   当四娘全身浸泡在水中后,不由得发出一声悠长舒服的呻吟,然后开始清洗 自己身上残留的精斑。   想到昨夜的疯狂,四娘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身子再次发烫脸上又飘起两朵红 云,一只素手再次伸向两腿之间。   素手伸进淫穴之中,抽插几次之后手指微微一勾竟然勾出了一个布料头,然 后开始缓缓往外拉动,布料越来越多、越拉越长,最后拉出了一条窄小的内裤。   当完全拉出这条内裤后,四娘不断颤动的身子停了下来,一股股的精液以及 淫液从淫穴流出,四娘随手将那条沾满液体的内裤挂在桶旁,舒爽的泡起了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